* 冰夏冰《路》試閱01。

 

  對於冰炎來說,那位鄰座的同學,充其量就是在開學當天把自己拍醒,僅此而已的交情。
  當然他不會想,接連著的缺席記錄,計錄下他們多少次的相見恨晚。
  不過冰炎不會用這麼個詞,夏碎同樣不會,他們只會說,這樣子、就好。

  即便當初是那麼想,冰炎也不認為發展成搭檔這層關係有什麼突兀,就是問句與應答之間,摩擦與配合之間,從同學到搭檔的這段時間。
  從鄰座同學到擁有搭檔名號,自進教室打招呼到午飯坐了同桌,在答應對方前往白園商量任務事項之後,似乎連改到黑館作討論接著各自翻開書本配著一杯茶,都成了再自然不過的過程。
  「這裡加一點風、還是……火元素?」夏碎的喃喃自語從左側傳來,冰炎抬眼過去正看到對方蹙眉的那瞬,視線向下一瞥筆尖位置,在將手中書本翻到下一頁時,轉回了目光,「與其講求威力,陣法不平衡反而不好控制。」他說,在幾秒鐘的停頓後聽見一聲恍然與道謝。
  「對了,上次好像有本書忘在你這裡?」接受了建議便不再猶豫,幾筆畫完陣法,拿出手機查看時間的夏碎這麼問,同時整理著活頁紙散亂的桌面。
  「嗯,在茶葉旁邊的櫃子。」這麼回答,注意到對方收拾的動作,隨手夾了紙片進書本作記號,「先吃點東西?」冰炎問,點開手機備忘錄確認接下來的任務地點。
  「回來再說吧,中午有點晚吃。」清點過書本與資料,接著在角落的書櫃中找到屬於自己的課本,思索一陣又放了回去,「最近都是實戰,用不到書,這本暫時借放?」他問,注意到茶葉與書本,接連著兩櫃子似乎是冰炎清出來給自己的空間。
  應了聲可以,披上還沒穿過幾次的黑袍,撥了撥半長不短的雙色頭髮,回頭見夏碎扣著白袍,出聲詢問:「紫袍什麼時後考?」
  愣著想了想,「兩周後的週末,怎麼了?」夏碎回應,在對方掏口袋翻抽屜找手套時接著出聲,「啊、忘記帶來,上周你把手套放在我桌上了。」說著露出歉意的笑容,一邊將剛才預習及複習的課程講義傳送回房間,回想著手套是收進了衣櫃裡為對方留的那個抽屜,還是放在了門旁的矮桌。
  「放著沒差。」回應到,而後自衣櫃找出備用手套,新增備忘事項後冰炎調出兩人的課表,示意對方查看,「沒排任務,考試你自己讀,排實戰?」
  聽對方的意思是打算在考袍級上助自己一臂之力,夏碎訝異的同時先是瞥了眼過去,「不像是考白袍時候完全沒打算幫忙的人會提的呢。」唇邊的弧度刻意地顯得無辜。
  「誰會選個白袍都搞不定的搭檔。」輕哼了聲,冰炎逕自在日程標示上幾天,註記了實戰,在沒有得到異議後按下儲存。
  「當初讓我去考原來是試探嗎?」帶著笑意地應,跟著對方的動作標註下日期,「那這次是覺得可能過不了了?」依然笑問,夏碎在收起手機後看向冰炎。
  「不可能。」沒有搭上對方的視線,冰炎也將手機收進口袋後低聲句差不多了,便準備起傳送陣,「我推薦的,過不了你試試。」說著這才瞪了眼過去,見對方的白袍在光芒中被染了層鍍金。
  「都被威脅了,」而夏碎這麼輕笑了出聲,「所以這兩周請多指教呢,冰炎。」

 

  以上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愔捺 的頭像
愔捺

夢迴千絕。

愔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